參與及支持會員天地

愛與淚的歷程

2024年7月9日
 
我照顧患有罕見遺傳病「亨丁頓舞蹈症」〈Huntington’s Disease〉的母親轉眼已20年,感恩在這段充滿愛與淚的歷程中見證自己成長。 
 
根據我的家族病史,此病一般由中年起發病,最長可持續達20多年。癥狀和病情發展因人而異,有親戚病發後短短幾年就離世了,我母親的韌力算是較強。漫長的照顧歷程,對於家人及照顧者而言,其實是將煎熬拖長。面對自己有50%的遺傳風險,每日望著母親,心中難免會聯想到自己的將來。我甚麼時候會發病?病情會怎樣?到時誰來照顧自己?焦慮無止境地累積,轉化成難以承受的心理壓力。 
 
母親有反應

感恩有好外傭幫手,平日日間母親主要由外傭照顧,我堅持每天早上和夜晚陪伴母親。雖然她已失去說話能力,但我深信她仍能聽到我的說話和知道兒子在身旁陪伴她。每當她聽到我的聲音,表情就顯得非常著緊,然後會盡最大的努力控制眼部肌肉來聚焦看我。每次見到我,她會發出類似說話的聲音,面部肌肉亦會抽動,我會想像她正在開心地笑,並在叫喊我的名字。 
 
情緒爆發

到了周末,外傭放假,我就會全日留在家中照顧母親。一開始並不適應。最初,我的心情經常變得暴躁,想到週末不能像其他人一樣放假輕鬆,反而要整天留在家中幫母親換尿片、餵飯、餵藥,覺得失去了自由、失去了生活。 
 
多年前一次餵飯的經歷改變了我。因為這個病,母親全身的肌肉,包括喉嚨,都不能自主地抽搐,導致飲食時經常會嗆咳,照顧者餵食時必須格外小心。記得當日她坐在沙發上,我餵了不久她就開始猛力地嗆咳,好像快要窒息,並且弄得我們全身都是噴出來的飯菜,望著這一幕,我突然情緒失控,將所有碗碟掃落地上,坐在地上痛哭。當時母親對我說了一句「不要哭」,我就更加崩潰了。這情境至今依然歷歷在目,還能深深感受到那份充滿內疚、自責和後悔的感覺。自此,我認真學習如何處理情緒,避免重蹈覆轍。 
 
變回了小孩

母親發病初期,主要是身體上的癥狀,全身肌肉會不由自主地抽搐,導致意外頻生,經常進出醫院。到了中後期當她逐漸失去認知能力時,我們才意識到這原來是最令人心痛、最無助的階段。母親失去了表達能力,開始忘記身邊的人和事,彷彿變回一個小孩。 
 
由於母親已失去表達能力,照顧時必須非常小心,尤其是洗澡、穿衣服、換尿片和餵食時,要避免讓她受傷。母親臥床多年,腿部肌肉開始退化,她每天只能短暫坐在輪椅上到浴室洗澡,其餘時間只能在床上渡過。相對以前她發病初期至中期經常跌倒發生意外,臥床對她來說反而更安全。 
 
前年母親患了肺炎後,開始使用胃喉餵飼,當時要作出此決定相當困難,主要是因為不知道這對她的健康會帶來甚麼影響,以及家人能否應付。感恩過去一年,她的健康指數維持正常,除了有幾次她差點將胃喉拔掉之外,過程尚算順利。 

今天的我
 

照顧了母親20年,感覺彷彿已變得有點麻木。自己由當初抗拒,到現在勇敢面對,並樂意與人分享心路歷程,見證自己進步和成長。感恩母親的愛,我每日都提醒自己活在當下,好好珍惜她身體僅餘的能力,好好享受和她一起過的每一分、每一秒。 

歡迎大家到Facebook閱讀我的另一篇文章。

撰文:罕病照顧者 Ken